秋昭

我鸽了
随缘更........
最近天天考试啊抱歉了

[薛晓] 道长,我是你心仪之人 (1)

如有雷同 纯属意外
ooc见谅
不要ky谢谢  

————————————————————

   晨曦微露,携着一缕薄雾的阳光溜进了一座破庙。一个白色的身影在一堆干草上尤为明显。眼眶旁斑斑血迹在其白净的脸上极为突兀,却不显狰狞,倒是让人生出心疼之意。
   “呼!”他突然坐起来,似乎遇上了骇人的梦魇。他茫然的偏了偏头,好像在微微思索什么。
“吱——”一道轻微的推门声传来,他的身子马上紧绷起来,耳边都是推门的人一步一步越来越近的脚步。
   “咚......”推门的人似乎看见了他,手中的东西掉了下来。他似乎喃喃了一些什么,又马上跑了出去。  
   晓星尘愣愣的听着那人跑出去的声音,却没有乱动。一是不知道为什么双腿无力,脖颈隐隐发痛,他胡乱“啊...啊...”了两句就放弃了说话的想法。想想刚刚那个跑出去的人应该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要是幸运的话可能真的他是谁,便出神的坐在干草上等那个人回来。
   薛洋一下子跑出数里,生生刹住了脚,在原地大口大口喘气,心口无比复杂。他想回去看看他想了十年的道长,想回去看看他守了十年的道长,想回去看看他每天朝思暮想的道长。可他,不敢,他赌不起。“我现在回去吗?他……要是恨我怎么办?他要是又自毁了魂魄怎么办?可他现在看不到走丢了怎么办?他看不到怎么办?他用不了法力遇到走尸怎么办?”薛洋真的想干脆远远的离开晓星尘,想逃的远远的,让……他的道长安安心心生活。他的思念,他的担心让他回去看看的想法更加强烈“我就回去看看?他看不见应该不知道……”于是薛洋一会跑一会走的慢慢蹭回到那个庙里。  
   晓星尘听到了那个人回来的声音,但他没有发声,薛洋挪到了破庙门口,偷偷探头往里面看,见到那乖乖坐在干草上一眼不发的晓星尘,心头一紧,泪就这么落了下来。难得看到乖巧的晓星尘,又好笑又心疼。晓星尘发现那个人一直没有走,又“啊...啊...”了两声,薛洋以为他受伤了,惊得马上奔过去,盯着他仔细看起来,一边懊悔自己的冲动。晓星尘被突然扑来的人吓了一跳,却没有推开,他感觉到了来自那个人的着急和关心。
  晓星尘有许多疑问,可又说不出话来,只能抓过薛洋搭在他肩头的手。一笔一划的写“你是谁?你认识我吗?”薛洋立刻就明白了晓星尘写的是什么,他心头一惊,另一只搭在晓星尘肩上的手微微弯曲。“他,忘了?他忘了我?那是不是也忘了我以前做的事?!”
  薛洋压下心头的震撼和一点点喜悦,一字一顿的说:“晓星尘,你叫晓星尘。我...我是捡到你的人......”(“就像当年你捡到我一样。”“我可是心仪你之人啊”薛洋低声喃喃道)  
   薛洋转身走到一个供台的下面,那里放着一个棺材,木头的棺材板已经开始腐烂,但没有落下一丝灰尘。他从棺材最底下拿出来一条崭新的,但却有些微微发黄的白布条。缓步走到晓星尘身后,用袖子慢慢擦拭他眼眶边的血迹,用白布条轻轻蒙上。薛洋指尖微颤,多久,没有这样碰过了?晓星尘一惊,心头中划过一迷茫,似乎,似曾相识?他轻轻摇摇头,抓着薛洋的手指在他手心写字:“我发不出声?”
   “没事,过几日便好了。”薛洋反握住他的手,轻轻安抚道。
   “如何,称呼?”晓星尘又写。
   “我没......没事,叫阿洋就好。”
  微微点头,晓星尘便昏过去了。他的魂魄还支撑不起这个身体,会经常维持半昏半睡的状态。薛洋犹豫了一下,把晓星尘横抱起来,轻轻放到干草上,目光紧紧的黏着他。一遍一遍把晓星尘的五官临摹过去,仿佛永远也不会忘,仿佛还是当年那个与他谈笑风生的道长,仿佛....再也不会离开了。
   “道长......洋洋真的想你了。”
   次日清晨,薛洋迷迷糊糊的醒来了,似乎从来没有睡的那么好过。抬眼却不见那一袭白衣,猛地惊醒,苦笑一声,梦呵……
   “吱——”“啊……?”晓星尘从外面进来,好像问了你醒没醒的“啊”了一下。薛洋原本涣散灰败的眼睛重新亮了起来。“起了,没事。呃……道长……你坐吧?”
   晓星尘偏了偏头,随手抓了一只薛洋的手,缓缓写道:“为何?”“……”“为何如此称呼?”“因为……我喜欢啊”薛洋愣了一下,笑起来,露出了久违的小虎牙,看上去好像一只傲娇又调皮的小猫。晓星尘听了这个任性答案也是笑了笑,并未生出厌恶的感觉,反而认为阿洋十分可爱。
   中午二人吃了一点不知道薛洋吃什么地方带回来的饭菜后薛洋便要出门寻一些干草,天气越来越凉了,薛洋担心晓星尘的身体没办法受寒。他一边走一边神游,不知道走了多久,看见了一座林间小屋,隐隐看去布置十分温馨,估计是这片林子的守林人吧。他身子微倾,似乎想像以往那样闯进去抢些东西回去,冲出去的一瞬间,他想到了在破庙里静静等他回去的晓星尘,心中微甜,收回了迈出去的步伐,偷偷往马棚溜去,等他从马棚里抱了一堆太阳晒着足够温暖的干草出来时,已经挂了一身草根,像极了帮客官喂马的小厮。等他好不容易找到了回去的路,又跌跌撞撞的把干草铺到晓星尘睡的地方,才瘫在地上。
   晓星尘闻声,过来晃了晃手,让薛洋抓着了,才反手把他拉起来,却意外摸到了一身草根。皱了皱眉,用手指一根根捏起丢掉,认真的好像在对待一件珍宝。从头到脚都清理干净了才随手在薛洋衣服上拍了拍,丝毫没有意识到他刚刚都干了什么。薛洋倒是在原地愣了许久,才深吸一口气,去拿中午吃剩下的饭菜。
   还没吃完,晓星尘就向下倒去,薛洋眼疾手快的接住了他,低下头啄掉了他嘴边的点点油渍。放到了干草上。薛洋反身坐了回去,轻轻抚着唇角。这就算是梦,那也值了。

————————————————————

朋友们!我浪了一个暑假终于开始写文了。可是开学了的话日更是不可能的,我尽量每周更一到两次好趴,理解初三苦逼学生,扎心了。笔芯(*/ω\*)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