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昭

我鸽了
随缘更........
最近天天考试啊抱歉了

暖道侣啦❤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Ooc见谅
不要ky谢谢



1. 忘羡
忘机:“…天寒,去彩衣镇买些天子笑可好?”
无羡:“嗯?好啊好啊,这么冷蓝启…蓝老先生应该没开听学课了吧?”
忘机:“嗯…”蓝湛回了一句,是突然撇见魏无羡冻得通红的手心中懊悔,忘了魏婴这具身体定受不住云深不知处冬天的寒气。
“魏婴”“嗯?”听见蓝湛叫自己,魏无羡抬头回了一句,突然眼前视野一转,落入蓝湛怀里,而自己的双手被蓝湛抓着贴在他的胸口,感受到自己二哥哥“扑通扑通”的心跳声魏无羡觉得不仅手回温了,连脸上也罕见地爬上一抹热意。
再待下去怕不是要被蓝湛发现自己的异样,魏无羡赶紧牵起蓝忘机的手
“走吧,二哥哥~”




2. 曦澄
(大晚上出去夜猎哦~蓝大你打算用小草丛搞什么事情呀?)
晚吟:“蓝涣!你不是说彩衣镇这附近出了邪祟吗?走了那么久,哪啊?!”
大冬天的江晚吟的火气也积攒到了一个地步,说是一起去夜猎,妖怪见不到一个,倒是见到了你侬我侬一起下山买酒的忘羡。而自己这些天也受了些风寒,莫不是担心他又怎么可能会跟他一起出来夜猎。
江晚吟的脸上已经浮现出不自然的红色,不知道是被气红的还是给冻红的。蓝涣回头见到了这副情景,走到江澄旁边,俯下身子,捧起他的脸。江澄一下子呆住了,愣是没反抗。迷之神游中,就被蓝涣糊糊涂涂的公主抱起来,回到云梦。
而江澄已经睡了过去,好像…除了师姐的肩膀再也没有这个怀抱那样温暖了…





3. 追凌
(继续夜猎,我真的敲喜欢夜猎)
“呼…”
“嘭…”
随着金凌的一声松气,眼前的庞然大物也倒下了。“真的是,平常与含光君一起,见的也不过是小妖小怪,这修炼了也不短的豺妖也能给我们遇上…蓝愿?”因为在金凌不知情的状况下,思追帮金凌扛了豺妖的垂死一击,意志有些涣散。
“……”见蓝思追没有像原来那样笑着和自己开玩笑,金凌意识到出了问题,连忙回头向靠在旁边树下省些晕过去的思追冲去,他腰上的伤口已经透过蓝氏服装流了大片大片的血。见状,金凌小心翼翼地开始解思追的腰带,脸上爬上一抹红意。见那服饰下被思追白净的皮肤衬着越显狰狞的伤口。金凌的眼眶开始发红,犹豫中胡乱扯下了思追的抹额,小心地给伤口包扎。
“…嗯,应该是这么包的…!!”金凌正想着,突然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手腕,抬眸,却不小心跌入了一双深邃的发出意味不明的目光中……
“蓝…蓝愿!”思追盯了一会儿支持不住,又晕了过去,嘴上小声呢喃却被金凌听了个清楚。热意从脖颈爬上了耳垂,羞恼和略喜悦的表情使原来傲娇的金凌显得更可爱了
“金…金如兰…金公子…扯了抹额你是不是要跟我回家了?”





4.晓薛
“道长~你在干嘛撒~”
在厨房里给薛洋煮甜汤的晓星尘闻声看去(不要问我为什么,看的开心就好),一脸无奈的盯着在被窝里滚来滚去一会喊一个“道长~”的薛洋
“阿洋,起床了”
“不,不,我要道长亲亲才能起来”
“你确定?”晓星尘听了这话,像是想起什么似得,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薛洋见了这样的晓星尘,浑身打了个寒颤,不行了自己要研究一下怎么反攻了,
“…哈哈,算了算了,我自己亲自己起来哈哈哈”(尬笑少年薛洋洋)
哎,揉了揉有点迷糊的眼镜,好像…闻到空气中甜甜的味道了?忙抬起头,只见晓星尘坐着餐桌前,桌子上还有一碗热热的还冒着白烟的甜汤。那么久,什么时候早上醒来面对的都是清清冷冷的屋子。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一个人,早早的就起床了,持手作羹汤,坐在桌子旁边等自己起来,端上这么一碗热热的甜甜的汤,如此暖人心。
薛洋默默的喝着“这是唯一一次不掀桌吧?”






啊啊啊啊啊有一个好厉害的太太关注我了,她的画超好看啊,敲开心啊,激动激动
话说上一周有一个我特别喜欢的太太退圈了,她的文真的写的超级甜,我刚刚开始看lofter的时候就关注她了,不过还是跟她说的那样,有缘再见吧
然后关于更文,抱歉朋友们,你们不要抱太大希望了,初三真的忙,我这下真的随缘更了,见谅见谅

评论(2)

热度(55)